您当前的位置:企业文化→文化建设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技术创新甘为人梯
发布时间:2014-11-25 浏览次数:70


               ————记浙江华展工程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顾问总工程师孔清华
                                                           
                                                文/《宁波勘察设计》编辑部



    瘦削的脸庞上,架着一副琇琅架眼镜;眼睛里闪烁着善良和智慧的光芒,一件白色衬衣,一条肥大的浅灰色西裤,看上去这是一个极为朴实的老人,很有亲和力,平易近人,就像家里的长辈,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当我们第一次见到他时就被他的气度和诙谐所感染,他爽朗地笑着,欢迎我们的来访。从他的办公室向外望去,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宁波日新月异,可谁也不知道这位老人为宁波的建设付出了多少心血?他爱家乡,爱这里的人们,他喜欢吟诵杜甫的诗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他将自己与千家万户的幸福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实现着自己年轻时的诺言。
    孔教授1981年从外省调回家乡工作以来,便把难度最大的地下工程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先后拥有60多项专利,曾获得浙江省建设科技进步奖、浙江省科技进步奖、宁波市科技进步奖,他为宁波的工程建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在国内岩土工程领域引人注目。
    
    创新的灵感源于实践
    
    提起孔教授大家都知道他是浙江地区建筑界的前辈,也是建筑界创新发明专利最多的人,这位鹤发童颜的老人依然在不断地进行创新发明,人们不禁要问他的灵感和热情是从哪里来的?
    孔教授没有直接回答我们的问题,而是轻轻将话题一转,对自己的同事——华展建筑院的吴林权院长、华展地下工程院的吴才德院长做出的成绩赞不绝口,这让人不得不对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肃然起敬。
    谈起自己创新发明的灵感和热情,孔教授说自己的“灵感”和 “热情”全部来自工程的实际。实践出真知,每当工程出现的问题的时候,孔教授首先要问一个为什么,他深入实际做调查研究,动脑筋想问题、查资料、翻文献,大胆进行科学实验和技术创新。
    多年以来,人们出于对孔教授的信任,大家会不由自主地把工程上的难题提到孔教授这里来,孔教授会耐心地倾听大家的意见,并将这些来于工地的难题汇集到一起作为自己的研究课题。桩孔内混凝土浇筑几个小时后混凝土怎么会不见了?地层预制桩(管桩)锤击打不下,钻孔桩又钻不透,该怎么处理呢?采用什么桩可以穿透地层?桩基企业从国外引进先进设备如何应用与拓展?一道道工程难题摆在孔教授面前,孔教授绝不放过问题的每一个细节,他深入实际,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孔教授就是这样一个有心人,别人对出现的问题望而生畏,他却对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正是这些“兴趣”让他忘却身心疲劳,不断探索和反复求证,不计较个人利益与得失,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每天早上他都会在凌晨3点钟准时起床,研究建筑岩土工程技术、专利、论文、专著,早上七点半他又准时离家到华展院去上班,开始自己一天的工作。
    在别人的眼里孔教授太辛苦了,可孔教授却不这样认为,他说自己年纪大了,深睡3-4小时就足够了,他认为工作是积极的休息,就像是打桥牌、下象棋一样,乐此不疲。孔教授引用了杨振宁的一句活:“我成功的秘诀在于‘兴趣’”。有了兴趣,才会对各种技术问题产生疑问,才会认真思考和大胆创新。
    
    发明多项专利 无私奉献社会
 
    创新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创新发明的人最受人尊重。孔教授在古稀之年仍然以旺盛的精力不断地进行技术创新,共获得了专利60项,其中发明专利24项。只有将科学的设想转化为技术并加以应用推广方能体现专利的最大价值,专利的孵化需要一定的过程和资金,没有进行技术孵化的专利只能束之高阁,对此孔教授觉得很无奈。即便如此,他每年依旧不断地进行创新,他希望自己的专利能够传承给后人,让后人沿着专利导向去实施和转化。例如:无泥浆的环保技术,基坑工程附合最佳受弯截面的矩形、T形、工形截面支护桩,不仅可节省大量建材资源的矩形、而且还可节省基坑工程造价20%-30%。
    对于自己的创新发明奖项,孔教授很谦虚地说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他曾经获得省市科技进步二等奖、三等奖和专利评比金奖和一等奖。他发明的钢管护壁干取土灌注桩技术获浙江省建设科技进步一等奖,并列入建设部重点推广科技进步技术,应用于多个工程项目。孔教授认为人的聪敏在于勤奋努力,天才并非是上天赐予的,而是长期工作经验积累使然,年纪大,积累的经验自然就多,我国获国家特等科学技术奖的人大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这是科学发展的规律。但是这也说明一个问题,中国人有句古训“活到老学到老”,勤奋学习的老年人依旧可以做出杰出的成绩。
    
    专利技术的转化和应用

    孔教授还专门介绍了研究发明的技术在工程和设计中的重要作用。在宁波地区影响最大的是沉管灌注桩与干取土灌注桩二项技术。沉管灌注桩技术于1981年研究成功,干取土灌注桩技术于1995年研究成功,这两项技术都是经过孵化的实用技术,并广泛应用于宁波地区。
    沉管灌注桩技术的发明源于宁波地区特殊的地质条件,宁波是沉积平原,地下属于是饱和软土地层,国內外专家认定在软土地基上不能使用沉管灌注桩,因为饱和软土挤土会影响了现浇混凝土桩的桩体成形。对此,孔教授并不认同,他认为路是人走出来的,不能单凭现有结论就不使用沉管灌注桩技术,经过技术创新,孔教授确定单桩钢模管內混凝土有足够的自重压力和强度,只要设计合理桩距、防止沉管挤土超静孔隙水压力叠加的施工程序,设计布桩密度合理,就可以解决饱和软土地层的问题。最终通过多次跑桩复压检测,验证了孔教授的结论是正确的,最终完成了宁波地区沉管灌注桩质保体系的建立,并将沉管灌注桩应用到宁波的工程建筑上,解决了上个世纪90年代宁波多层住宅小区最大的技术难题。从那时起宁波每年有上百万根桩应用于工程,按质保体系操作的工程无一例存在桩的承载力问题。
    干取土灌注桩技术已经应用于宁波十余个工程,这是一项环保的新技术,有很高的实用价值。但一些施工单位为了降低工程成本提高工程利润仍采用钻孔灌注桩施工,随意将泥浆排到城市的下水管道中,造成管道堵塞,城市大面积积水。同时,因大量的建筑泥浆被偷排到三江,造成三江河床每年上升0.3m-0.5m,直接影响了內河的排涝功能,后患无穷。为此,孔教授呼吁应尽快推广干取土灌注桩技术,以保护宁波的生态环境。
    他谈起自己的工作十分兴奋,在舟山市蚂蚁岛上有一项工业厂房项目,该工程因场地面积不足,需要劈山(岩石山)填海造地,劈山岩石块的填海石块大的直径有一米多,填海深度有22米,建造的是300吨行车的重型厂房,采用Ф800高强预应力管桩,要穿越软土层、粘土、粉土,进入坚硬的桩端持力层。如果不能穿透22米厚填海石块就不能建厂,作为设计者不仅要提供全套的设计文件,还要提供穿透22米厚填海石块的方法,将所有桩进入设计持力层,以满足桩承载力值要求。为了完成这个项目,孔教授和同事们经过精密的计算和设计,最终很好地完成了这个高难度的项目。
    奉化溪口有个工程要建在一片山丘地上,地层剖面上布满了不同风化程度的岩层、卵石、碎石、砾砂,要在这样的地方进行施工其难度非常大,用目前的主流桩型如预应力管桩、预应力空心方桩用锤击或静压的方法均不能穿越地层,钻孔灌注桩又钻不进,唯一的方法只有采用长时间连续冲孔施工的灌注桩,而这样的施工效率极低,每打好一根桩需要5-7天时间。孔教授经过认真研究,决定采用拧螺栓的方法旋拧压拔技术施工,该项技术的实施,让桩型轻松穿越岩层,施工一天可打进10根以上的桩,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而且选用Ф600灌注桩取极限承载力值≥8000KN,完全符合施工要求。孔教授感慨地说,随着国家城市化进程,在山丘地上修建工程将成为主流,该项技术有着广泛的应用前景。

    观远而后行

    孔教授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当预应力离心混凝土空心方桩新技术刚走出潜伏期步入全面推广的高速发展期的时候,全国各地一哄而上,出现了一大批管桩企业,重复建厂,恶性竞争。孔教授敏锐地发现了这个问题,他大胆向有关部门提出自己的建议,如此做法不利于该项技术的推广和提高,甚至会影响该项技术的实施。对此必须要注意对该项技术的深度开发、加大科技含量、切实保护知识产权,以确保新技术的合理应用,确保工程质量。
    孔教授对新一代的建设工作者寄以深切的期望。他说,由于计算机的普及,大家都应用程序进行操作,但还是要注重基本功的训练,注重科学交流,经常参加各类工程的研讨会,培养专业的兴趣,创新创造,以最大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去。他希望大家能够快乐地工作,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也希望华展院年青一辈能传承华展院研究创新精神,提供优质的设计和施工技术,提高宁波建筑的整体水平。
    面对一个毫无利己之心的老人,我们不禁万分感慨,他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自己热爱的事业,他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他就像山上一棵不老松,是我们每个人学习的榜样!